一夜情破70次 狂野正妹禮服酒店裝氣質



詠詠樣貌清純、身材高挑豐滿,曾在台北知名禮服店上班。自認很懂抓男人心。(攝影/余祐棠)

看起來一派清純、女大學生模樣的詠詠(化名),曾是號稱以氣質取勝的知名禮服酒店旗下小姐。她說抓男人心,床上功夫真的很重要,「口技必須認真學。」從小就在台北市區長大的詠詠是原住民。自認天性應該是很想解放,但住在台北卻又一直拘束著,直到後來唸護專,班上好多原住民,她終於真正開心起來。「我們學校在山上,平常很無聊,有時候同學們就一起下山,去那種一次投十元的卡拉ok店唱歌喝酒。到了四年級懂得上夜店,我one night stand次數應該破70了吧,我們原住民天生體力好也喜歡性愛。」

但真正大解放,詠詠說是畢業之後跑去做酒店。「我爸生意失敗欠很多錢,我媽沒工作,我弟要念書,我一人要養一家,當然做酒店最快。」初做酒店,直爽的詠詠脾氣很衝,不開心就擺臭臉,「一開始就被冰了兩個月,不讓我坐檯,逼我接S。我不要啊,只好改變態度。在我們店裡有分靜派、動派。靜派就是要像紅粉知己那樣,能聊到人家心坎裡。我算動派,很會喝、唱歌的時候很會那種性感扭。我會主動拉客人跳舞,一個學姊教我『寧願你貼他,也不要讓他貼你。』」

雖然詠詠說她不接S,但不代表她沒做過S。她很坦率:「我不太接受幹部安排的S,但是如果有些感情很好的熟客私下要S,我當然是有做過。」她說,有些看起來很nice的熟客,後來做S時才發現有怪癖。「倒不是嗑藥玩SM,可能我手腳長得漂亮,有幾個客人很喜歡吃我手跟腳。還遇過一個很喜歡聞腳臭的,每次都要一直猛吸我腳指縫味道。不過,這種也算輕鬆賺,反正又不是要我聞他腳。」


如果詠詠不說,你很難想像她做過酒店。(攝影/余祐棠)

賺快錢的詠詠曾經也傻過,「酒店小姐都養過窮酸帥男啦。後來發現他趁我上班帶女生回家,就瞬間清醒。我現在的觀念是麵包比愛情重要太多。趁有男人愛時趕快撈。」詠詠後來遇到一個算是幫她「贖身」的客人,就徹底離開了八大行業。「他四十多歲了,長得就很…一般。也有自己家庭,做醫療器材生意,算有錢吧。前陣子才送我一支鑽錶。」金主很常要詠詠陪,他喜歡詠詠化淡妝扮清純陪他出差應酬。「一起出差的那些男生也都帶著小三。他最討厭我喝酒,因為我喝多了就露餡,煙開始一根接一根抽,還會猛吸一口然後從鼻孔大吐煙,江湖味跑出來了。」

20歲就在高檔酒店上班,詠詠對男人自然有一套。她說自己從不過問包養她的金主的私事,就算已對陪伴金主感到不耐煩,也不會表現出來,「就假裝上進說要進修或找正常工作上班,減少陪金主時間。」詠詠說,要能抓住男人,床上功夫真的很重要,「我會看A片學基本舌功,大部分男人的敏感處都在龜頭,但也有例外,要用心感受對方哪裡最舒服。所以學口技是必須的。還有聲音很重要,即使是輕聲呻吟也比無聲好很多。我還會每天盌腿100下,練臀跟下面的緊實度喔。」

二十四歲的詠詠覺得現在日子過得算開心,她剪掉了長髮,決心不再回八大行業;開了小精品店,還有人不定時拿錢給她,「唯一就是陪金主睡覺時有些痛苦。」

(撰文:楊筠 原載於壹週刊623期)

本文出處:http://www.nextmag.com.tw/breaking-news/life/20150719/22935202